娟:“希望化作彩蝶永相随”

14日23:00,晋江国际机场,泉州边防现役警官夏仰峰正等待妻子陈娟从江苏淮安来泉过七夕。

在接机人群里,夏仰峰看起来并不特别,但他和妻子之间的爱情故事却称得上“爱情样本”。17年来,他坚持给妻子写情书,已经写了300多封,“就像吃饭一样坚持”。

青涩花季恋上她 苦追5年成眷侣

夏仰峰今年36岁,第一次见到妻子时,他刚上高一。在教室外的惊鸿一瞥,让他对陈娟一见钟情。高二年文理分班后,两人分到同一个班里,陈娟成了夏仰峰的前桌。一次偶然的机会,夏仰峰得知陈娟喜欢收信和读信的感觉,他就发起“传纸条”攻势,在纸条上写下对陈娟的关心。

2002年,他们高中毕业了。夏仰峰勇敢地表白,却遭到准备复读的陈娟的拒绝。此后,两人断联,20岁的夏仰峰当兵去了,陈娟则考上了南京一所高校。夏仰峰心中并未放下陈娟,他坚持写日记,也给陈娟写信,只是没有勇气寄出去。

2004年,这是对他们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年。年初,夏仰峰因想考军校,主动给陈娟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的想法,两个人又恢复了联系。年底,一场高中同学会后,夏仰峰终于鼓起勇气将四五本日记和未寄出的信件交给了陈娟。看完夏仰峰的“心意”后,陈娟的心被打动了。

2005年,经过5年的苦追,夏仰峰终于等到陈娟点头。

300多封亲笔情书

满满爱意羡煞旁人

2007年,陈娟大学毕业后来到泉州,结束了两人的异地恋,开启了在泉州的10年幸福生活。虽然不再异地,但是夏仰峰并没有改变为陈娟写情书的习惯。2001年至今,他已经为陈娟写下了300多封情书。

陈娟初到泉州时,一切重新开始,遇见不少困难,夏仰峰因工作繁忙能够陪伴她的时间也不多。正是几天一封的情书,给了陈娟坚持的勇气。

“娟,情人节快到了,也祝你我情人节快乐。如果没有值班,我会赶回去和你一起吃饭……”

“时间就像流水不停流淌,不变的是我对你的心,就像我16年前说的希望‘化作彩蝶永相随’,用行动来证明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他们的情书里,每一封都是满满的爱意。“朋友知道我给老婆写了这么多情书,都开玩笑说,他们的老婆知道后该回家和他们吵架了。”夏仰峰说。

情书成家庭“保留节目”

感谢妻子多年付出

昨天凌晨接到陈娟后,夏仰峰说,今年七夕给老婆的信还没写,白天有空时要好好地“有感而发”。

2009年,夏仰峰和陈娟结婚,隔年有了大儿子。去年1月,他们又迎来了第二个爱情结晶小儿子。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再次异地——大儿子到了读小学的年纪,考虑各方面现实因素后,陈娟独自带着两个孩子回到江苏淮安。

异地后,夏仰峰的情书仍旧没断,虽然现在有了微信、视频等更多的沟通渠道,但手写情书依旧是他们家的“保留节目”。不仅给老婆写情书,夏仰峰也给两个孩子写起了“情书”——每天记录孩子变化的成长日记。

“虽然结婚好些年了,但我们每次电话聊天还能聊上一个多小时。”夏仰峰说,老婆是户口簿上的户主,当然一切听她的,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没有太多时间顾及家庭,感谢她这么多年来的支持。

今年年初,夏仰峰还登上江苏卫视给老婆念情书,他说,不管是写情书,还是念情书,都是为了哄老婆开心。这个七夕,他准备带老婆到海边去,一起度过有孩子后很少有机会度过的甜蜜二人时光。

瑛:“咱们下辈子还续缘吧”

她是城市女子,他曾是乡下穷小子,但他们冲破世俗的眼光,结为连理,相伴30年。

他一心憧憬警察事业,在基层社区民警岗位上坚守21年;她用爱默默支持丈夫事业,成为众人眼中的“好女子”。

几十年过去,他们相恋时留下的上百封情书早已泛黄,但对彼此的爱,却历久弥新。

百封情书定姻缘 距离也阻隔不了感情

许加茂56岁,蔡红瑛52岁。在他们的家里,蔡红瑛满脸幸福地拿出两人曾经互通情愫的信件,已珍藏了30多年。情书有100多封,还有多张许加茂从远方寄给她的生日明信片和问候电报。“亲爱的红瑛妹妹”“瑛”“小红”……情书里,许加茂对妻子的称呼是如此亲昵而充满爱意。

这对夫妻的缘分也许是天注定的。夫妻俩的父亲是世交,虽然她自小生长在城市,许加茂在农村,但两人常有走动。长大后,两人也暗生情愫。

1983年,许加茂远赴武汉上军校4年,两人开始用书信传递思念。军校毕业后,许加茂又到部队参军14年,一年才能回趟泉州,好几个月才能通上一次电话。

虽远隔千里,两人的感情却日益深厚。“那时我母亲是反对的,但父亲看加茂为人好,就同意了。”1989年,蔡红瑛嫁给许加茂。在那个年代,城里人“下嫁”农村,是件街知巷闻的大事,蔡红瑛带着嫁妆风光嫁到农村,鞭炮从娘家一路放到婆家。

只是新婚燕尔的两人依旧相隔两地,细算起来,婚后的头10年里,他们只相处了10个月。

蔡红瑛要忙工作还要抚养儿子,生活的不易可想而知。而那时,她带着儿子去部队看望丈夫,坐一趟铁皮火车就要花费十多个小时,但即使是短暂的相聚,也让一家三口倍感珍惜。

支持丈夫警察事业

家中琐事一肩挑

1998年,许加茂转业回到泉州。放着分配到的好岗位不要,“一身正气”的许加茂执意要做除暴安良的警察。蔡红瑛理解丈夫,就算不能大富大贵,她也支持丈夫的选择。

丈夫从警后,蔡红瑛带着儿子,一家三口在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筒子楼房间里蜗居了3年。但蔡红瑛从不抱怨,一心支持丈夫工作。

从警21年,许加茂一直扎根基层,先后在鲤城公安分局江南派出所和浮桥派出所任职,干过刑警,又做社区民警。他工作认真有方法,大家都爱称呼他“茂哥、茂爷”,是对他工作和为人的肯定。

而许加茂坦言,他能对工作尽心尽职,都离不开妻子的支持。“家里的事,她一肩挑。”许加茂说,他们的儿子在9岁前体弱多病,每个月都要到医院“报到”,全靠蔡红瑛忙前跑后。而他们的双亲在近10年内先后去世,4个老人的生老病痛,多次住院,养老送终都是她一人亲自照顾,包办一切。

对于妻子做的一切,许加茂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深知能为妻儿做的太少,所以每次出差办案,总会想着给妻子带点丝巾等小礼物,让她开心。

多年来,许加茂一直都是“小警察”,领导要给他加荣誉,他总是想把机会让给年轻人,而蔡红瑛从不计较名利,只说“大家平安就好”。

蔡红瑛的付出尽人皆知,她也被评为2017年度鲤城区“感谢有你·寻找最美另一半”最美警属,今年夫妻俩又被评为泉州市“最美家庭”。

去年,他在写给她的信里说:“我只想,这样的好女子难找了,咱们下辈子再续缘吧!”这大概就是世间最动听的情话了。

原标题:情意绵绵锦书来 他们用百封情书向妻子诉说最动听情话

值班主任:颜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