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5日电(罗琨) 随着年中时点的到来,市场对降低准备金率的预期再度升温。

4月央行降准并置换MLF,引发市场对年内继续降准的猜想,而随着6月4980亿MLF到期,近期又屡屡爆发信用风险事件,央行是否会通过适当降准来缓释银行业压力?

多位专家和业内人士指出,降准所释放的信号意义太浓,相比之下,央行更可能采用其他调控工具来呵护资金面平稳跨季,平抑流动性的操作不会缺席,但放水刺激的老路也难以再现。

多重因素考量

此前在4月17日央行曾宣布定向降准,根据央行官方公布的数据,4月25日起,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量在1.3 万亿元左右,其中9000 亿元用于置换MLF,剩余4000 亿元大部分释放给了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行,主要用于小微企业贷款投放。

年中历来是考验银行业流动性的关键时刻。据wind资讯统计,6月到期MLF量为4980亿元,高于四月份MLF到期量。“从这个流动性缺口上看,依然存在着降准空间。”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指出,定向降准替换MLF,可以降低银行体系的资金成本,缓解银行负债端压力,也有利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符合当前经济工作的重要目标。

中银国际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朱启兵也认为,从年内看央行进一步通过降准置换MLF的操作概率较大,但就单月来说不宜将太多的交易重心放在博弈央行是否降准之上。

“年初至今,货币政策已经加大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并且平抑流动性波动的诉求明显强于去年,因此近期降准与否不是重点,重点是货币全年改善的局面已经确认,所以最终不管是否如市场预期,平抑流动性波动的操作都不会缺席。”朱启兵说。

此外,4月下旬以来,违约事件频发,也让市场期待通过适当降准缓释银行业的压力,为稳定发展争取空间。

不过,对此,华创证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屈庆坦言,目前企业违约的压力并不来自银行没有钱给他们贷款,而是金融监管的约束导致银行没有办法给这些企业贷款或者银行本身对这些企业的资质产生了担心,本质上是企业面临的融资渠道荒,所以降准解决不了企业违约的压力。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近日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也表示,从目前来看并无降准必要,最重要的还是放宽贷款额度,不过他也同时强调货币政策调控要“走一步看一步”。

主要顾虑在哪?

不过,一些专家同时指出,降准所释放的信号意义太浓,相比“精准滴灌”的MLF操作方式,“大水漫灌”式的降准很容易给人货币政策转向宽松的意味。

央行参事盛松成此前就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分析指出,在有其他方式可以达到增加货币供应量的目的时,央行不一定要通过降准这一路径。

“我们的超储率已经很低了,应该说降准是完全可能的,但是降准最大的问题在于,第一,降准释放宽松的信号意义太强,而这与当前总体基调不符;第二,降准以后短期内是不能再升准的,不可能今天降准,明天升准。央行更乐于通过SLF、MLF、PSL等一系列货币政策工具来达到增加货币供应量的目的。”盛松成称。

星石投资首席策略师刘可也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指出,近期人民币汇率压力加大,如果采用降准的方式维护资金面平稳可能释放错误信号。

上周五(6月1日),央行决定扩大MLF担保品范围,新纳入中期借贷便利担保品范围的有: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

在刘可看来,这不仅体现了央行对于市场的呵护,也体现了货币政策的“层次感”。“扩大担保品范围不意味着货币政策将大幅放松,因为MLF的货币投放能力是弱于降准的,信号作用也弱于降准,灵活性和可逆性比降准强很多,例如可以通过提升MLF利率等方式来控制使用数量。”刘可分析说。

刘可认为,为了把控好金融去杠杆与金融防风险的平衡,未来可能是严监管和货币适度宽松的组合,但无论是采用降准还是MLF投放,都大概率将保持政策的“层次性”。从4月份的降准操作来看,一部分用于偿还9000亿MLF,一部分对冲4月下旬税期,并未产生更多超额存款准备金释放,放水刺激的老路难以再现。(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